娆㈣繋鎮ㄧ櫥闄喯愀壅娓咔迮芄吠-官网|首页-欢迎您!!     鏀惰棌鏈珯 璁句负棣栭〉 甯姪涓績 
绉鍙戠綉 鍙戝瀷 缇庡彂 绉鍙
棣栭〉 鈹  香港正版高清跑狗图 鈹  大闸蟹品牌排行榜 鈹  大闸蟹的做法 鈹  大闸蟹吃法 鈹  大闸蟹价格 鈹  大闸蟹养殖
褰撳墠浣嶇疆锛主页 > 大闸蟹价格 > 姝f枃
这一舶来品助日本觊觎亚洲却令晚清分崩离析

鏃ユ湡;2019-06-19  鏉ユ簮锛毼粗  浣滆咃細admin

  19世纪中叶的中国和日本尽管文化和最初的外交政策相近,但在政府的运作层面则有着许多不同,而这些不同之处在两国民族主义思想的发展历程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日本明治政府的当权者们形成了一种寡头政治,这些寡头们重新创造出了一系列之前并不存在或者并不具有很强效应的“传统”和“民族精神”用以巩固权利。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被寡头们用以诠释日本现代化的紧迫性,而为了现代化能够毫无争议地顺利展开,民主则必须为之让步。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更加复杂,清末的学者们对于满族统治者们应该扮演的角色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他们将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很大程度上与进化论混为一谈,把弱肉强食当作科学,当然,这是由于当时的科学技术并不足以完全驳斥拉马克主义的观点,所以“进化”本身几乎成为了一种全能的理念,中国和日本的学者和当权者们正是基于这一点,从进化之中看到了他们所认为的国家生存之道,并积极地寻求改变。

  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康有为、梁启超所主导的戊戌变法宣告失败后,两人均逃往国外开始了流亡生涯,而随后慈禧太后支持的义和团运动也在1900年被八国联军,清帝国再一次处在了极为昏暗的低谷之中。随着1901年辛丑条约的签订,清廷的软弱与无能已经世人皆知了。此时对于以严复为代表的受过传统教育的学者来说,在丛林中谋求生存,努力进化才是唯一的出路。他将(拉马克主义的)进化论理解成为一阵能够吓醒美梦中不知深处绝境的中国人的惊雷,从而让中国人意识到弱肉强食是世界的生存法则,并最终凭借着自强不息的精神进化并生存下去。不难理解,严复理解进化论的角度受到了他既有动机和知识的影响,他想要使整个中华民族——无论满族汉族,都能够觉醒,并团结为其在《天演论》中强调的“群(羣)”之中。《天演论》本身是严复对托马斯·赫胥黎[2]所著《进化论与伦理学》(Evolution and Ethics)的节选翻译,但相对于忠实于原著,严复还吸取了很多赫伯特·斯宾塞[3]的观点并加以自己的理解,从而强调中华民族作为一整个群体的意志作为生存的必要条件。严复的著作在清末的学者中影响极大,无论是康有为、梁启超为代表的改革派还是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派都受到其理论影响,自然进化的观点对他们来说,正是对中国弱小现状的诠释。

  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观点之所以在清末学者之中广泛传播并不是因为其自然而然地提供给中国一个生存的方案,而是那些已经有所打算的学者们通过社会达尔文主义——即他们所理解的“进化论”,作为一种科学来证明自身观点的合理性。严复所描述的中国在危急存亡关头必须努力进化的理论实际上和达尔文提出的理论相去甚远,但却能深入人心正是源自于此。实际上,达尔文所描述的进化充满了偶然性,强调在自然环境中因为偶然的变化而在同物种中取得繁衍的优势,而非依靠主观适应环境产生改变。严复的观点,如之前所提,是被达尔文所驳斥的拉马克主义。

  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派人士对清朝不存在像康有为一样的眷恋,为了使革命成功,革命派选择在更狭隘的民族主义角度做文章,以期借此挑战满族的统治地位。为革命派的民族理论提供支持的仍然是以进化论面貌出现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中国历史的进程之中,统治者拥有“天命”的观点一直存续着,这意味着社会制度无需因为统治者的改变而改变,获得权力的统治者仅仅需要把自身放在权力阶梯的最上层就已经能够满足统治的需求了。而披着进化论外皮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所做的,正是击碎了束缚社会理论发展的枷锁,将天命论从神坛之上扯下。一部分革命党人提出了满族人因为并非汉人,这一外来民族无法“适应”中国环境,故而不应统治中国的观点,尽管这种套用进化论的逻辑同样也能凭借满族人能战胜汉人的明王朝来证明其比汉人更“适应环境”,理应站在统治地位。此外,实际上清帝国本来也有向君主立宪制转移的常识,早在19世纪50年代,学者们便在官方的支持下开始研究学习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与宪法,而到了1905年,在慈禧太后的许可之下,清廷明确表示要尽快学习日本明治政府,建立君主立宪帝国。然而这一尝试终究还是来得太迟,只有康有为还没有放弃自己对清朝的信心,就连梁启超都已经放弃了改革,转投革命阵营。既然要改变,为什么不让改变来的更彻底一些?

  日本明治政府的寡头们第一次让“日本”作为民族国家的概念清晰了起来,并且将集权的现代化政策宣传为使整个国家强大的必要手段。此前的日本人虽然能够知道自己和高丽人或是清国人不同,但对自己作为“日本人”却没有很强的认同感。在明治时代之前,日本由多达280个令制国(统称“国”)组成,由各个地方大名统治。在日本战国时代,国家高度分裂,各个国之间的联系被弱化,而此后的幕府时代延续了由地方大名执政的传统,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其所出生的“国”是一个远小于日本的概念。直到1871年明治政府宣布废藩置县,这数百个国才被划分为72个县,被中央政府统一管理之后,随着天皇多次巡游,国民教育普遍化之后,民众才逐渐意识到变化的发生。在日本现代化的过程之中,受到西方民主影响的普通日本百姓很快开始意识到自己权力的缺失,自由民权运动在19世纪7-80年代曾经发出国家应由人民统治的声音,并受到了广泛支持。然而,民众的民主之梦并没有实现。尽管1889年明治政府正式颁布了《大日本帝国宪法》并在其中规定建立由众议院和贵族院组成的帝国议会,但事实上不仅只有少部分精英有机会参选,实际的权力几乎都被掌握在由天皇钦定的贵族院成员们手上。贵族院的成员构成主要来自公家(即原朝廷官员),包括德川家在内的原幕府时期的大名,以及获得华族(即贵族)身份的来自维新三藩的上层武士们,他们毫不稀奇地对提升平民的社会地位不存在太多兴趣。此前江户时代的士农工商四民体系虽然被废除,但社会的不平等却远未消除,新的、团结的日本仅仅是明治政府巩固权力而必须构建的产物,而社会达尔文主义则是他们抛弃民主所必要的理论支持。

  社会达尔文主义体现了其广泛的适用性,在一方面,国民意识得到了进一步强化,帝国政权日益坚固,同时在另一方面,日本人开始将适者生存的理念带入国际政治之中。社会达尔文主义在日本和民族主义思想相互融合,正如同严复对赫胥黎的著作所做的那样,有贺长雄[4]在1883年发表了名为《社会学》的论著(尽管这本书被其本人称为“原创”,也确实为日本的社会学奠定了基础,但其中大量内容都是翻译自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理论),他为了宣扬并强化日本传统文化与思想,如家庭观念、忠君思想等,对斯宾塞的理论并没有照搬全收,而是有选择性地摘录并改造。在森有礼[5]治下的日本文部建立了一套全新的教师培训制度,同时对教科书版本的选择进行统一管理并且重新提倡儒学中以应对农民文化程度提高带来的对社会制度的挑战。明治天皇于1890年十月30日颁布的《教育敕语》后来同天皇夫妇的画像一起被强制要求供奉在每所学校的神社里,每周学校全体师生都集体背诵此文,以强化国民对天皇的崇敬和国家的集体意识。日本先后于1894年及1905年战胜清帝国与沙皇俄国之后,日本毫无疑问成为了世界强国之一,不再需要依靠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丛林危机意识来不断追逐西方了。不过对于日本国民和日本政府来说,社会达尔文主义仍然颇有价值,因为它同样提供了日本新的目标——独立自主的亚洲与种族平等。当然,所谓的平等对于日本仅仅意味着亚洲人与白人的平等,而他们似乎理所应当地把自己看作亚洲的领袖,走上了帝国主义扩张的不归路。

  到了19世纪末,中日两国显然已经分道扬镳,中国学者们的目标和半个世纪前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仍然进行着复兴国家的努力,而日本需要考虑的则是在欧美列强之间得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在这个世纪之交的历史阶段,两国对进化论的运用也随之产生了很大变化。正当梁启超放弃了对复兴清王朝的幻想而转投革命之际,革命在1911年确实爆发了,但革命者们——特别是孙中山,却似乎准备抛弃社会达尔文主义转而拥抱克鲁泡特金[6]的近似于的思想,转而崇尚合作与共生。同时,中国学者所接纳的社会达尔文思想同时也将中国变成了适合马克思理论生根发芽的土壤,但在解决问题的同时也产生了其他问题。另一方面, 传统文化在日本经历了大刀阔斧式的西化改革后开始复兴,日本作为一个“文明”的概念成为了世纪之交时期社会发展的一把双刃剑。它不仅仅催生了日本帝国主义思想迅速发展,同样也使得民主派对民权的呼吁产生了新的合理性。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并不仅仅是当权者们的工具,而是适用于所有对社会变革有所期盼的人。

  在戊戌变法失败之后,开始激进地用社会达尔文主义口号用来反对满清统治并呼吁革命的不是别人,正是梁启超。梁启超终于意识到他此前的改革愿景很难实现,当然事实上也并没有实现,正是因为他和严复等学者宣扬的弱肉强食理论让暴力革命听上去远比缓慢的改革来得有效。对于梁启超本人,他的悲剧更在于其自相矛盾的思想,他一次又一次地宣扬达尔文进化论,将其作为一种现代科学来支持通过自我奋斗救国的思想,但中国悠久的历史并不像其理念思想一样是仁君与良民的故事,而是产生了过多的暴君。当民众的意识觉醒,不温不火的改革对他们来说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手段,而革命则正是他们所需要的——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可惜,1911年的辛亥革命和随后创立的民国政府并没能把中国从长期的混乱中解救出来。孙中山所期待的克鲁泡特金式的合作共生形社会和自然竞争的终结仍然只是幻想。他曾经尝试去抨击曾经为革命带来基础的自然选择和竞争,认为适者生存的理念是“野蛮”的思想,而未来的中国应该放眼于更加进步的道德与文明。但是事实则是军阀混战。袁世凯和其竞争对手已经对马基雅维利式的军事统治过于熟悉,理论永远服从于强权,这让国民政府早期的民主尝试失去了生存的空间。而意识到了社会达尔文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之间的联系,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托生与进化,对历史现实提供了强有力的诠释,同时指出了革命作为未来的方向。在这一意义上,马克思因为其社会理论家的身份,他不仅仅是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而是一个“超级达尔文主义者”,其所带来的影响力远非赫胥黎、斯宾塞等人的理论在中国可以比拟的。 人的尝试,便是依托马克思的理论,在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中创造出更适宜生存的环境。从根本上,无论是梁启超也好,孙中山也罢,20世纪的中国充满了各种依托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尝试。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目标与行动方式,仅仅是用进化论的科学之名来证明自身的合理性。一言以蔽之,社会达尔文主义像是一个万能工具,在一众方案各异的理论者眼里,它代表了截然不同的东西。

  尽管日本民众不像中国人们正经历着一系列密集的权力更迭,但社会达尔文主义仍然是学者们实现许多目的的得力工具。首先,日本的帝国主义扩张其实广泛地被当时的民众所支持,因为他们自认为日本已经足够发达,而要通过扩张来使欠发达的亚洲国家能够团结在以日本为领导的集体之中,反抗西方霸权。特别是在1895年甲午战争后,清政府按照条约割让辽东半岛,但西方的介入让日本不得不允许清国以赔款的方式“购回”这部分领土。日本人意识到尽管自身已经崛起,西方仍然会在种种方面限制自己,并认为这种种族歧视只有当日本战胜西方才能消除。日本民众同样陷入了需要在丛林世界中杀出一条血路才能建立新秩序的矛盾之中,但结局则和中国一样,在丛林中获得成功的方案并不能带来新秩序。最终,所谓的“传播文明”和“种族平等”也难免沦为了海外扩张的借口而已。不过在当时,这一切的必然性并非十分明显,尤其是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日本作为“文明”和作为“帝国”在日本作为一种社会达尔文主义遗留的共生体存在于20世纪初的日本意识形态之中。

  在一定程度上,社会达尔文主义式的进化论甚至催生了对寡头政治的新一轮反抗,日本大正时期历史学家吉野作造[7]就曾提出“人从猿猴进化但却没有遗传所有猿猴缺陷”来论证民主同样也可以存在于帝国之中。但反帝国主义情绪从来都不是日本社会的主流,因为多数日本人认定自身的扩张与西方不同,日本才是最适宜亚洲并且配得亚洲资源的。这一观点和早期中国革命派的宣传有几分类似。不过,哪怕是1920年代的民权支持者们也只是极力在既有的君主体制之中追求民主,而不是颠覆整个政权,日本过于成功的民族意识教育让天皇的无上权力从历史产物变成了天授真理。而对既有系统的维护意味着帝国军官们一直享有着不受任何监管体系监督的权力,30年代军国主义的嚣张气焰只是诸多诱因积累形成的结果而已。

  社会达尔文主义理论在中国与日本的兴起是两国学者们对进化论的实用主义式工具,它在不同的历史时点被不同的学者赋予了许多原本并不存在的意义。两国的儒家忠君思想文化基础让中日最初都对同西方的交流充满排斥,但苟延残喘的清廷在关键时点的判断受到其对权力的执着而不够果断,从而丧失了和明治政府一样建立君主立宪制帝国的机会。两国的权力结构在世纪之交截然不同:清帝国的满族领袖们和汉族平民互不信任,而日本维新三藩(萨摩、九州、土佐)的武士通过倒幕运动挤进了权力中心,但与此同时也将天皇放到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巅峰上。尽管中国和日本的学者们都意识到了西化改革是在丛林法则的世界中生存的必要条件,但权力结构的区别使得中日两国在改革的规模和速度上产生差异。中国学者们在“中国”和”中国人”的概念常存在分歧,这也导致他们对满族以及清廷政权的策略不同,但他们都相信拉马克主义式的进化论,认为中国人必须通过自主奋斗以及积极改变来救国。日本的明治政府和寡头们在掌权后定义了此前十分模糊的“日本”作为民族国家的概念,并用民族特性和改革的紧迫性来自由民权运动,为权力的集中化开脱。

  [1]拉马克主义(Lamarckism):由法国生物学家拉马克于1809年发表的《动物哲学》(Philosophie zoologique,亦译作《动物学哲学》)首先提出。拉马克认为生物进化是一种“获得性遗传”(Inheritance of acquired traits),即“用进废退”(use and disuse)。生物为了适应环境会对不同器官的使用程度不同,从而产生变异。

  [2]托马斯·亨利·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19世纪英国生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的进化论的捍卫者。赫胥黎虽然并不完全接受查尔斯·达尔文的许多看法(例如渐进主义),但他认为科学家应该团结于进化论中可取的部分上。赫胥黎创造了概念“不可知论(agnosticism)”来形容他对宗教信仰的态度。

  [3]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英国哲学家、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父,他从达尔文进化论中提炼出“适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的理论,并应用在社会学,特别是教育及阶级斗争之上。

  [4]有贺长雄,字帚川,日本法学家,法学博士、文学博士。曾参与中国清末预备立宪。1913年3月起出任中华民国政府法律顾问,1919年辞职。他还是被提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首位日本人。

  [5]森有礼,日本政治家、外交家、教育家、改革家,是日本现代教育的先驱和首任文部大臣,被称为日本“明治六大教育家”之一、和“日本现代教育之父”。

  [6]彼得·阿列克谢耶维奇·克鲁泡特金,俄国革命家和地理学家,无政府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无政府”的创始人。

  [7]吉野作造,大正时期的日本思想家、政治、历史学者,大正民主的重要奠基者。


 
上一篇:【十九大精神进央企】曾是舶来品从0开始几十年曲折弯路 终迎行业   下一篇:【中国那些事儿】中国先进石器技术并非舶来品!美媒:古人类可独  
[鎵撳嵃鏂囩珷] [鍏抽棴绐楀彛]
 Google Adsense
 
 鐩稿叧鏂囩珷
·【中国那些事儿】中国
·这一舶来品助日本觊觎
·【十九大精神进央企】
·投资者提问:公司领导
·英国首相酣睡不管装有
·投资者提问:请问根据
·揭秘苏联核手提箱:只
·甜蜜暴击正则学院为何
·开州区强化兽药饲料监
·日照市畜牧兽医局“四
·天邦酵香型333+B免疫
·新化:强化饲料生产经
·双语:谁说歪果仁不穿
·普惠金融:“舶来品”
·Vlog:视频舶来品的中
·上海交响乐团:从舶来
·二师父网格交易策略和
·投资者提问:尊敬的董
·投资者提问:2019年4
·投资者提问:您好。公
 鐑偣鏂囩珷
·【中国那些事儿】中国
·投资者提问:尊敬的董
·投资者提问:公司领导
·【十九大精神进央企】
·甜蜜暴击正则学院为何
·开州区强化兽药饲料监
·双语:谁说歪果仁不穿
·新化:强化饲料生产经
·惊呆!英国新王妃为赚
·揭秘苏联核手提箱:只
·Vlog:视频舶来品的中
·二师父网格交易策略和
·上海交响乐团:从舶来
·投资者提问:请问根据
·天邦酵香型333+B免疫
·英国首相酣睡不管装有
·电影《眠》女主角索菲
·日照市畜牧兽医局“四
·投资者提问:2019年4
·普惠金融:“舶来品”
棣栭〉 | 鍏充簬鎴戜滑 | 鑱旂郴鎴戜滑 | 骞垮憡鏈嶅姟 | 濯掍綋鎶ラ亾 | 娉曞緥澹版槑 | 鍙嬫儏閾炬帴銆 - 銆绔欑偣鍦板浘
Copyright © 2002-2019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